威海法院開展第21次凌晨集中執行行動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威海社會
2019-07-02 10:00:14    來源: 威海新聞網·威海晚報
    今年以來,威海法院系統持續加大對失信被執行人的執行力度。6月28日凌晨5時,威海法院第21次暨涉民生、涉金融、涉長期未成就案件凌晨集中執行行動拉開帷幕。
    ?
    失信被執行人在執行筆錄上簽字。 本文圖片均由法院提供
    ?
    ?
    執行干警在失信被執行人家中,要將其拘傳至法院。
    ?
    ?
    執行干警將失信被執行人帶回法院。

      今年以來,威海法院系統持續加大對失信被執行人的執行力度。6月28日凌晨5時,威海法院第21次暨涉民生、涉金融、涉長期未成就案件凌晨集中執行行動拉開帷幕。

      當天,全市法院共拘傳拘留被執行人38名。其中,履行13人,履行標的額45.97萬元;和解10人,和解標的額299.92萬元,實際送拘15人。

      案件“終本”后 法院繼續監控執行線索

      6月28日早晨7時許,執行干警敲開失信被執行人王某的家門。此時,現場還有王某要上學的孩子,這讓干警有些為難。當著孩子的面,王某依然拒絕償還拖欠多年的借款,執行干警也不得不將其拘傳到庭。于是,執行干警先送孩子去上學,再將王某拘傳至法院。

      2010年,王某以進貨資金緊張為由,分兩次向鄒先生借款15萬元,卻遲遲未還,鄒先生便于2014年向環翠區法院提起訴訟,法院依法判決王某返還借款。判決生效后,王某依然拒絕還款,2015年鄒先生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立案后,執行干警多次電話聯系被執行人王某,向其說明拒不履行需承擔的法律后果,王某卻堅稱“沒錢”。經財產調查,法院對王某名下的一輛小型轎車進行了查封并依法拍賣,但該車在司法拍賣中流拍,后經申請執行人鄒先生同意,該車被依法裁定歸鄒先生所有,以抵頂部分欠款。至此,王某仍需償還欠款12萬元。因拒不履行生效的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2017年,王某被司法拘留15天,案子也進入了“終本”(終結本次執行)狀態。

      盡管之前案件“終本”,但是并不意味著不再執行被執行人。此次行動之前,執行干警了解到王某在某飯店打工,有工資收入應當申報財產并履行生效裁判確定的義務,于是將其列為本次集中執行行動的目標。最終,王某被處以15天的司法拘留。

      侵占父母房產 妻子撒謊露餡

      “吳某在家嗎?”“不在家,他六點鐘就出門了。”“是嗎?但是現在才早上五點半。”…… 這段對話發生在6月28日文登區法院的執行現場。

      當天早晨5時30分,執行干警來到被執行人吳某家門口,開門的是吳某妻子,她稱丈夫早已出門,但沒想到隨口一編的“六點鐘”根本還沒到,執行法官瞬間明白她在撒謊,立即進門尋找吳某身影,最終在廁所里發現了吳某。吳某見謊言被識破,只好承認了自己的身份。

      被執行人吳某的父母有三女二子,吳某排行老五,其父母在文登區某社區共同擁有房產一套,房主及土地使用者均登記在吳父名下。1994年吳父去世,吳母將該房產中屬于自己的份額,全部無償贈與外孫呂某。2014年,吳家三姐妹與呂某將吳家兩兄弟訴至法院,要求重新進行繼承財產分割。法院經審理認為,吳家姐妹對該房屋依法應享有繼承權,由于該房屋已拆遷,吳家兩兄弟應將拆遷安置補償款按繼承分割份額歸還吳家姐妹與呂某24萬余元,于判決生效后五日內清結。

      判決生效后,吳家兩兄弟始終未履行還款義務,于是吳家姐妹與呂某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2018年吳某的哥哥因故去世,吳某依舊不肯履行還款義務。

      文登區法院執行干警將吳某拘傳到法院,經與申請執行人協商,約定吳某將在今年12月前支付20000元,2020年10月底支付30000元,共計50000元。

      干警細心查訪 過戶僅7天新車被執行

      6月28日,高區法院執行干警在凌晨集中執行行動中,對被執行人孫某實施司法拘留時,發現了一條新的財產線索——一輛過戶到被執行人名下僅7天的三菱轎車,執行干警當即依法扣押了該車。

      據悉,申請執行人喬先生和被執行人孫某在法院涉及一起買賣合同糾紛,孫某拖欠喬先生材料款42萬余元。訴訟中經法院調解,雙方達成還款協議,約定孫某于2018年12月前分期清償欠款。孫某后償還了部分欠款,余下約27萬元到期未履行,喬先生依法申請強制執行。孫某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規定的還款義務,高區法院決定依法對其采取強制拘留措施。

      28日凌晨,法院干警到達孫某家中對其實施司法拘留,在將被執行人帶出門時,細心的執行干警在門口鞋柜上發現了一把三菱轎車的車鑰匙,但在該案前期查控中法院并未查找到該線索。執行干警向被執行人核實了轎車是否在其名下,并通過查看行駛證得知,這輛車是6月21日剛剛過戶到孫某名下的,孫某獲得這輛“新車”僅7天時間。執行干警當即依法扣押了該車輛。

      被拘傳至高區法院后,孫某先行交付了5萬元,并表示將盡快湊齊欠款。

      “老賴”屋內躲藏抵賴 難逃司法拘留處罰

      2012年,黃某因交通事故責任糾紛被王先生訴至榮成法院,法院判決黃某賠償王先生7萬元。因黃某在判決生效后拒絕賠償,王先生向榮成法院申請執行。在執行過程中,黃某反復變卦,答應還錢,很快又以自己沒有工作為由拒絕賠償。

      6月28日早7時,執行干警敲響黃某家門時,黃某出聲詢問,但一聽到是法院執行干警,屋內頓時沒了聲音。執行干警詢問了鄰居,確認這就是黃某的房屋,而且其自6月初回家后,就一直在此居住。看到黃某如此抵賴,在經過請示批準后,執行干警聯系了一家開鎖公司幫助開門。隨后執行干警進入屋內,但未發現黃某蹤影,只有她的兒子和母親在家。

      執行干警發現臥室門都被反鎖,分析黃某可能藏在這個屋里。尋找過程中,黃某的兒子上前與執行干警推搡、撕扯,最后被干警合力制服。即使如此他仍然謊稱沒有鑰匙,且其父親不在家。執行干警轉換思路,既然黃某兒子打不開突破口,那就只能從黃某擊破。

      “黃某,你兒子行為涉嫌暴力抗拒執法、妨害公務罪,我們執法記錄儀全程監控錄像,留存證據。”聽到兒子會因為自己的過錯受到懲罰,黃某這下可急了:“別別別,我出來,你們別抓我兒子。”此時,黃某兒子也只得掏出鑰匙開門。原來,為了躲避執行,黃某不僅從屋內鎖了門,還在門后放置了一張桌子、一副梯子,企圖阻止執行干警進入。

      執行干警進入房間后發現,黃某正躲在床底下,四周圍滿了雜物,輕易還真的不會被發現。尷尬的是,黃某還被困在了床底,幸虧執行干警幫忙才脫身。

      隨后,黃某及其兒子一起被帶回法院,無論執行干警如何釋法,黃某都堅稱自己沒能力履行,無法進行賠償,執行干警決定對黃某司法拘留15天,黃某兒子因妨害公務也要被拘留15天。(威海晚報記者 張玉婷)

    來源: 威海新聞網·威海晚報
    編輯: 譚立勇
    相關熱詞搜索:
    搜索推薦
    圖片新聞
    威海新聞
    文娛
    國內國際
    经典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