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退役軍人】遲念佳:一顆紅心跟黨走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威海社會
2019-07-02 08:53:16    來源: 威海新聞網·威海日報
    “1941年6月!”今年95歲的遲念佳,依舊清楚準確記得自己的入黨時間,回答的語氣里滿是驕傲和自豪。

      一顆紅心跟黨走

      ——訪最美退役軍人、退役抗戰老兵遲念佳

      “1941年6月!”今年95歲的遲念佳,依舊清楚準確記得自己的入黨時間,回答的語氣里滿是驕傲和自豪。

      這位戎馬半生,參加過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的老兵,如今最常做的就是在自家門口的沙發上,靜靜坐著。腰板兒挺直,滿頭白發中還能瞧見點黑發,滿口牙齒也一顆未少……展露出的精氣神兒,一點也不像一位耄耋老人。

      遲念佳16歲參軍,17歲加入中國共產黨,曾在馬石山淚別戰友,艱難突圍;也曾在濟南戰役中帶隊炸毀三皇廟,突破內城防線;還曾在美國陸戰第一師的炮火轟擊下堅守陣地,寧死不退……飽經戰火洗禮的他,體內至今仍有彈片未取出。

      每次提起曾經的烽火歲月,每次想起并肩作戰的戰友,遲念佳總是忍不住失聲痛哭。問起當時怕不怕,老人清晰而堅定地回答說:“怕?不行,越怕越糟!豁出一條命!”

      從槍林彈雨中一路走來,遲念佳的履歷表上綴滿了一個又一個獎章。銀色五角星,中間金色部分印著天安門的是三級解放勛章;雕刻著延安寶塔、祥云和紅五星的是獨立自由獎章;還有抗美援朝國旗勛章、淮海戰役紀念章……每一枚光榮的軍功章背后,都珍藏著一個驚心動魄的戰斗故事。

      戰爭年代拿刀提槍保家衛國,和平時期褪去戎裝不忘初心。從朝鮮戰場歸來的遲念佳被安排到江蘇無錫軍校學習。學習結束后,他主動放棄了組織上給他提團級職務的安排,毅然選擇回到原籍工作,為家鄉做點事。

      “他說有飯吃就行了,不圖這些!”遲念佳的老伴兒董文鳳至今都記得遲念佳拒絕時的語氣,鏗鏘有力。

      此后十余年,遲念佳勤勞的身影,先后出現在糧食系統和人事部門。活兒挑最苦最難的干,從來不在意名與利,遲念佳用滿腔熱情回饋著這片生他養他的土地。

      退休后的遲念佳也沒閑著。他沒跟任何人提過住房等待遇需要落實的事,和老伴兒兩人收拾了東西,從文登回到了老家榮成大疃鎮遲家店村。

      在遲家店村,遲念佳擔任了村黨支部副書記,帶著村民建起了果園、菜園和磚廠,改善村民生活的同時,也落下了“管得嚴”的名聲。其實,遲念佳不僅對村里人嚴格,對自己和家人更是嚴格到嚴苛。

      身為有軍功的轉業干部,遲念佳不允許家里人沾他一點光,也不允許子女享受一丁點兒的“特殊待遇”。上世紀90年代,遲念佳家里裝了部每月能報銷100元話費的座機電話,家里人想弄個分機沾點光,沒想到被他呵斥了一頓:“這是公家的,不能沾公家便宜。”

      遲念佳的大兒子和二兒子是聽著父親的故事長大的,自小就深深向往著軍隊。適齡年紀想要參軍入伍時,本想讓父親托戰友幫幫忙,遲念佳想也不想就拒絕了兒子們:“不夠格就別去。”

      遲念佳一輩子沒有因為子女而有私心謀私利。“年輕時怨過,但年紀大了,慢慢就理解了。”小兒子遲德永說,其實在父親心里,能活下來就很好,沒有資格再去要求別的。

      “我父親這一輩子很傳奇,作為他的兒子,我很驕傲。雖然沒有什么物質財富,但這種不忘初心、樸實純粹的品質,就是他留給我們最大的財富。”遲德永望著父親的眼睛漸漸有些濕潤。

      自韶華容顏到鬢邊霜寒,從戰場浴血到守家樂業,遲念佳始終不改對黨對國家對人民的忠心,始終不忘入黨時的初心,用實際行動踐行了自己的莊重誓言:“永遠跟黨走,一心一意為人民服務,個人利益服從黨的利益……”(記者 曲黎悅 通訊員 齊磊)

    來源: 威海新聞網·威海日報
    編輯: 譚立勇
    相關熱詞搜索:
    搜索推薦
    圖片新聞
    威海新聞
    文娛
    國內國際
    经典一波中特